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2章 第 52 章(1/2)
灼寒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厉岁寒跟陶灼回家那天, 陶灼觉得比他当年查高考成绩还要紧张。

  “怎么办,竟然真要带你回家了。”他在厉岁寒旁边转来转去,一会儿给他拽拽领子, 一会儿给他拨拨头发。

  “后悔了?”厉岁寒笑着看他。

  “怕我妈把你赶出去。”陶灼忧心忡忡地说。

  “那你会跟我走么?”厉岁寒问。

  “要是你被赶出去了, 我估计也得被我妈给摁着,你到时候记得蹲在门口喊我一声, ”陶灼想象一下那个画面, 也笑了,“只要你喊一声,我就跟你走。”

  “我为什么非得蹲着喊,”厉岁寒把他搂过来抱着,“站着喊不行么?抱着不行么?”

  “站着也行,抱着有风险,”陶灼笑眯了眼, “我怕你再直接被我哥给踹跪了。”

  太紧张的后果导致他像一辆呜嚎呜嚎的过山车, 一会儿话唠,一会儿被厉岁寒给逗得直乐, 真等到了家楼下, 又嗷嗷上了。

  “给我根烟, 我得准备一下。”他在厉岁寒车斗里扒拉。

  “至不至于啊, ”厉岁寒衔上根烟, 低头点着了塞进陶灼嘴里, “我这也不是第一次上你家的门。”

  陶灼看他一会儿,突然好奇地问“你当时第一次去我家上课,见我第一眼是什么感觉?”

  厉岁寒想了想, 说“你没洗头吧, 那天。”

  陶灼“……”

  陶灼笑得往座椅上一仰, 烟灰抖了一大截在裤子上。

  厉岁寒伸手给他拍拍,莫名又好笑地看着他“乐什么呢。”

  “这茬是过不去了……”陶灼笑得脸发红,清了清嗓子坐起来,“其实每次我隔了很久再遇见你,都没洗头,这就是个魔咒。”

  “是么,”厉岁寒笑着摇摇头,“后面都没印象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当时第一次见我,”陶灼又把话题拐回来,“能想到以后跟你在一块儿的人会是我么?”

  “不能,”厉岁寒真诚地说,“我又不是变态,对着初中生幻想未来。”

  “哎你这人!你是直男吧?”陶灼气笑了,手上夹着烟舞了两下,指指自己,“我的意思是,你看着现在的我,回头想想当年咱们的第一次见面,不觉得很神奇么?”

  “嗯。”厉岁寒看着他,眼睛弯了弯,“你是神奇灼灼。”

  神奇灼灼带着直男厉岁寒上楼,停在家门前,他放轻脚步,又深呼吸了一口。

  “要来了,”他用气音对厉岁寒说,“咱们国家对同性恋没有婚姻保护,我带你回家,四舍五入就等于带你领证了。”

  厉岁寒本来平稳的眼神,因为这句话陡然透出些动容,抬手刮刮陶灼的脸。

  “领证了可就是一家人了。”陶灼捉住他的手,“都是一家人了,万一我爸妈表情有点儿挂不住,你不能放心上,你必须挂好,可以么?”

  “放心吧。”厉岁寒轻声向他保证。

  陶灼还想再说点儿什么,家门突然从里面被推开了,老妈探头出来看着他们“都到家门口了才不敢进?”

  “哎!”陶灼吓了个蹦儿,“妈你怎么还在里面偷看啊?”

  “阿姨。”厉岁寒喊了声。

  “哎,好。”老妈没理陶灼,上下打量了眼厉岁寒,把门大大推开,“先进来吧。”

  拖鞋已经备好了,消毒液和酒精喷雾都在玄关台子上放着,专门有一扇橱柜给他们放带来的东西。

  老爸在看电视,跟老妈一搭一和地问了两句今天热不热,像对待每次来家里的同学一样,都挺自然,让陶灼紧张的心情顿时舒缓了大半。

  正换鞋,陶臻手里拿着锅铲出来招呼“来啦?”

  “啊。”厉岁寒摘下口罩,笑着点点头。

  “这就是我哥。”陶灼忙介绍,“哥,这是厉岁寒,你喊厉哥就行。”

  “喊名字就行。”厉岁寒客气道。

  “’哥’一块儿去了,”陶臻也笑了,“哪天约个哥老官。”

  “比陶臻还大哪?”老妈从厨房端菜出来,接了句,“先在客厅坐,还差两个菜。”

  “大半岁。”陶灼说,“妈,你看他不眼熟么?”

  “我见过么?”老妈放下碟子,走近几步仔细看看厉岁寒,“这么俊,要是见过该有……好像是有点儿眼熟。”

  老爸闻言也跟着打量。

  “都说姓厉了还想不起来。”陶灼说着突然有点儿想乐,“厉害啊,我初三那个家教。”

  这话一出来,果然全家都惊呆了。

  老妈当年对厉岁寒的印象特别好,每次厉岁寒来给陶灼上课,都给备好茶水零食,问长问短的,下课以后还要跟陶灼夸他。

  陶灼要学美术,老妈没反对的一部分原因也是觉得如果能学成厉岁寒那样,也挺好的。

  “哎哟我天,”老妈张张嘴,一瞬间把厉岁寒今天以什么身份过来都给忘了,在沙发上坐下就盯着他看,笑着说,“这都多少年没见了?陶灼上初三是哪一年?”

  “有十年了。”老爸说。

  “我的天,你们怎么……”老妈突然警惕起来,“你们不会那时候就……”

  “没有没有。”厉岁寒和陶灼忙一起摇头。

  “后来在学校遇见的。”厉岁寒说。

  “厉岁寒后来还读研了,我大一他正好研二。”陶灼补充道。

  他们把两人的重逢挑重点简单说给家里人,老妈的眼神不能说不复杂。

  她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笑笑,觉得要素太多了,她得缓缓。

  不过人的心态总是有它奇妙的地方。

  至少陶灼领回家的这人是厉岁寒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阿猫阿狗,光这一点,倒是突然让她觉得安心了不少,算得上些许安慰。

  厉岁寒第一次在家里吃饭,老爸老妈没跟他聊得太深,算是认了人脸,也让厉岁寒认认家门。

  厉岁寒心里有数,饭后没待太久,闲聊一会儿就起身告辞。

  陶灼试试探探地跟着起来想走,老妈扫他一眼,厉岁寒让他留在家里,陪叔叔阿姨说说话。

  “那你自己回去慢点儿。”陶灼不知道为什么,带厉岁寒回家后,跟他在一块儿的直线激增,简直有点儿难舍难分。

  “小厉再来玩儿啊。”老妈送他出去,淡淡笑着说。

  厉岁寒走后,陶灼很狗腿地主动去把锅碗刷了,还泡了茶,端来给老爸老妈,期待地看着他们。

  “十年难得干一次活。”老妈斜着眼神儿嘲讽他。

  陶臻点了根烟,老爸已经很久不抽了,也要了一根,父子俩被老妈赶去了阳台。

  “妈。”陶灼乖乖没动,喊了一声。

  老妈没说话,愣了半天,再抬眼看陶灼时,目光里又带上了些许茫然。

  “你真的……”她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,搓了搓眉心,撑着脑袋纠结地望着陶灼。

  “妈,真的。”陶灼很认真地接过她的话。

  “……就不能改么?”老妈又问,几乎是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  陶灼有点儿心酸,坐在老妈身边搂了搂她,老妈闭闭眼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。

  又过几天的傍晚,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