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章 第 34 章(1/2)
灼寒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话是真心的, 厉岁寒听见这话有什么反应,陶灼在说出口以后也是真有点儿好奇。

  厉岁寒并没多说什么, 看了陶灼一会儿,他笑笑,只留下一句“回家吃饭吧, 随时联系。”把车开走了。

  陶灼原地站了几秒,脚边有枚小石子儿,他轻轻踢了两下,揣着兜埋着脸朝小区里走。

  齐涯在他家楼前的花坛边上抽烟看手机, 踩着坛沿一下前倾一下后仰, 吊儿郎当的。

  陶灼走到他身后,朝他小腿上扫了一脚。

  “干嘛呢, ”齐涯打了个晃儿,扭头看见陶灼嘟囔个脸, 笑着说“聊完了?”

  “你刚是不是故意的?”陶灼有些郁闷地问他。

  “怎么样, 是不是吃醋了?”齐涯抬抬眉毛, 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。

  陶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,定定地戳在那儿对着齐涯, 像一截眉清目秀的的苦瓜。

  齐涯跟他大眼瞪小眼地对了会儿, 偏偏脑袋又问“不高兴啊?”

  “没有, 不是冲你,是我自己。”陶灼叹了口气, 冲齐涯伸手, “脑子乱。烟给我一根。”

  齐涯把自己夹在手上的半截烟递过去, 陶灼抬手挡开,在花坛边上蹲下来猛搓脸“上一边儿去,谁吃你烟屁股。”

  “臭讲究。”齐涯“嗤”地笑了声,把烟盒掏给他,“别浪费啊,贵着呢。”

  陶灼没心情跟他逗闷子,他抽得少,平时出门也不带火,齐涯凑过去用自己的烟头帮他引燃了,俩人神经病一样,一块儿在冬日夜晚的花坛边上蹲着。

  齐涯问陶灼现在跟厉岁寒到底什么情况,陶灼把厉岁寒回头找他的情况,跟齐涯简单交了个底儿。

  听了个大概,齐涯“啊”一声,一条胳膊架在膝盖上支出去老远,看着陶灼“那不正好么?让他吃吃醋。就你这样还谈恋爱呢?活活让人谈死,屁都不懂。”

  “不是,他吃醋我也有点儿爽,但我刚才就忍不住想,要是换成我是他,跟个司机似的去来回来去帮他接朋友,还得看他拍别人屁股腻腻歪歪,”陶灼说着又要心烦,“哎反正就有点儿不是味儿,一想他来回白跑两个钟,回到家还冷锅冷灶的,那种心情……烦。”

  齐涯张张嘴,刚要说话,陶臻拎着一大袋饮料零食从路边过来,疑惑地喊他“陶灼?”

  陶灼应了一声,齐涯跟他一起站起来喊哥。陶臻把袋子给他俩,拍了拍齐涯的脑袋瓜儿“就成大人了,我都不敢认。你俩不上去在这装什么仙呢?”

  两人只好暂停对话,跟着陶臻上楼回家。

  齐涯是人精,越长大越会说话,不管老爸老妈还是陶臻,谁的话题都接得住。

  从饭前一直其乐融融地聊到饭后,他还挽起袖子主动要洗碗,被陶臻用手指头抵着肩膀往外推“别表现了,陶灼从来就没这自觉,你俩回屋聊自己的吧。”

  “就是,装什么啊,在家油瓶子倒了都分不清是油是醋,”陶灼不好好吃饭,拆了袋薯片靠在旁别嗤笑,“别表现了。”

  “人家懂事就是表现,你以为都跟你一样。”老妈够着手过来往陶灼胳膊上拍一巴掌,齐涯哈哈笑,被陶灼推推搡搡地往房间撵。

  齐涯的时差越恍越精神,陶灼也睡不着,俩人洗漱完就跟以前一样,开了电脑放个电影,你枕我我枕你地打游戏说话。

  陶灼发觉,虽说朋友都是好朋友,但在“功能性”上,或者说在某些特定话题的交流深度上,确实是有所不同。

  就像当时他“出柜”想到的第一个人是齐涯,这次厉岁寒回头找他以后,很多对陶臻和安逸都不好说出口的话,他面对着齐涯就又充满了倾诉欲,接着刚才在楼下被陶臻打断的节点继续。

  他靠在床头枕着胳膊看电影,东一句西一句的把所有心情往外倒。

  齐涯趴在他旁边玩游戏,看着手指头捣腾飞快就没停过,却时不时又在关键处问几个几句,陶灼就顺着他的话头再往下说。

  “所以你还是喜欢他,就是觉得不得劲儿,”齐涯盯着屏幕上放大招屠人头的小人,耷着眼皮头也不抬地问,“委屈?”

  “委屈其实也说不上,就是觉得……”陶灼想了想,“就觉得缺点儿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描述,反正心里发空。”

  “我哥觉得我是咽不下去被拒绝的不爽,安逸以为我是膈应黎洋,”陶灼一只手砸在齐涯背上,“要说没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