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4章 第 44 章(1/2)
灼寒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分手之后, 家里的态度也好,我自己的心情也好,各方面原因吧,经济彻底独立之前, 我确实没什么心思谈恋爱。”厉岁寒轻轻呼出口气, 看向陶灼, “不是放不下黎洋, 是我打心底里不想谈。”

  “而且,既然分手了, 那对我而言就是过去了。愉快也好, 不愉快也罢,我总觉得没有必要拎出来到处说, 这是对他和那段感情的尊重, 也是对我自己。”他又说。

  “所以每次你问我黎洋的事, 问我们怎么分手, 怎么追他,把你自己和他一起比较……”厉岁寒的眼角有些疲惫,“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你。”

  “你们不一样, 陶灼,你就是你,他也就是他,真的没必要放在一起比较。”他刮刮陶灼的脸, “明白了?”

  陶灼听到黎洋最后的态度, 本来只是诧异和恼火,再听厉岁寒这些话, 陡然就感到了委屈。

  不是为自己, 是为厉岁寒。

  “……你谈的这是段什么啊。”他一张嘴就觉得一股子闷气往喉咙口挤, 梗得鼻子发酸。

  “早知道不问了,我宁愿你谈了个天仙,谈得幸福美满最后被王母娘娘划拉道银河给强行剥开,听完我顶多也就酸几天。”陶灼眼圈都烫了,“结果你谈了个什么?折腾五年,到头来是你自嗨呢?”

  “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厉岁寒好笑地看他。

  陶灼是真难受,憋屈得难受。

  他没能赶上的厉岁寒最无所畏惧的五年被黎洋捡去了,结果到了最后反手给厉岁寒喂了一口屎。

  陶灼不是厉岁寒,没那么大的胸襟去包容理解厉岁寒的前任,他就是生气,替厉岁寒觉得不值,心疼他,也想回头锤两拳那个总揪着黎洋不放的自己。

  “黎洋家在哪,”他一拽被子就要下床,“我去传染他!”

  “哎,神经病。”厉岁寒真是被逗乐了,拦腰把陶灼捞回怀里。

  陶灼郁闷了一会儿,抓抓脸又说“所以你因为黎洋最后那一出懒得谈恋爱了,但是因为我,又从不想谈恋爱的状态里跳出来了?”

  “当时不想谈所以把我给拒绝了,结果两年后再见着我,发现心里还是喜欢我。”陶灼把脚丫子翘到厉岁寒膝盖上,“所以我对你来说一直就是不一样的,是吧?”

  厉岁寒笑了起来,觉得这样洋洋得意的陶灼很好玩儿,很讨喜。

  他“嗯”了声,说“终于不再往歪了琢磨了。如果那天看电影没遇见你,我现在还是不会跟谁谈恋爱。”

  “人啊。”陶灼晃晃脚,彻底地呼出口气。

  “那你上次说……”他做了个发誓的手势,“最后一个关于黎洋的问题——上次我问你黎洋这两年找没找过你,你说找过,那他是又来跟你提那种要求了?”

  “不是。”厉岁寒抬手从陶灼脸上捻下来一根睫毛,语气毫无起伏,“他要结婚了,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  陶灼“……”

  陶灼简直要被气吐血了。

  “其实你也有点儿怕我变成黎洋20吧?”他刚曼妙起来的心情又郁闷了,拨拨眼前厉岁寒的衣领,抠他的锁骨,“怕我遛你几年,最后到年龄了把你扔一边儿结婚去了。”

  如果真是这样,那换成他是厉岁寒他也不想谈恋爱了,真没劲。

  厉岁寒没说话,从鼻腔里笑了笑,摁住陶灼作乱的手。

  “其实黎洋说得也没错,”他告诉陶灼,“很大一部分同性恋确实是这样,表面过着‘正常人’的生活,私底下约着解决。”

  “不累么?”陶灼光听着就觉得烦。

  “也许在面对自己、自己的家庭,和面对父母之间,更多人害怕面对父母,”厉岁寒说,“最后的结果是三方都很累。”

  陶灼抬眼看他。

  厉岁寒想了想,说“比如我爸。”

  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,”陶灼都有点儿怕了,忙诚恳地告诉厉岁寒,“我的本意是觉得,心里有事儿说出来,两个人一块儿说说话比一个人闷着舒服,然后也能更了解你。但是如果你不喜欢这种排解的方式,说出来还得受二茬罪……我也是最近才真的明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,以后我不会逼你多说了。”

  “没有,”厉岁寒的眼睛温柔地弯了弯,“我只是不太习惯,平时光分析别人,说到自己得酝酿一下。”

  陶灼咧嘴跟着他笑。

  “我家主要的反对在我爸,我爸比黎洋的爸好一点儿,好歹没把我往戒同所里扔。”厉岁寒简单地说,“他就只是反对,很执着的反对。”

  “怎么说都不听?”陶灼问。

  厉岁寒“嗯”了声“他以前待部队,从精神到腰板都直成一块钢,烦这些,烦也不避讳,每次跟他说点儿什么,最后话题都要往这上面拐。”

  “那也还好,没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,他就还愿意给你当爹,也认你还是他儿子。”陶灼说。

  他心想反正你也做到经济独立了,平时被家里呲儿几句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是了,也不是大事儿。

  “比如晚上我给家里打电话,让他和我妈注意肺炎,他先问我贝甜送回她爸那儿没,”厉岁寒神色里的疲倦又浮现出来,“然后跟我说,是
为您推荐